不多时,她从外面叼来一种金丝燕喜欢,她自己也喜欢的果子进来,放在了桑澜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桑澜问。

    青火啄了一口,然后往他那边推了推。

    意思是,以后就给我吃这个好了。

    “哇!”桑澜伸手那小红果子,笑道:“没想到,你还学会了知恩图报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那红果子喂进嘴里,吃了:“嗯!非常好吃!谢谢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弄出几根更肥的虫子来:“吃吧!”

    青火垂下头。

    鸟生不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妖荒。

    白小鱼回到妖皇宫,萧沉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径直走向了他的寝宫。

    孔雀远远见了她,“哼”了一声,带着冰冷的恨意走了。

    她畅通无阻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一眼看到了书桌上大肚青瓷瓶儿里的明珠金盏花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闻了闻,嘴角沁出甜甜的笑意。

    顺势在他的位置上坐下,闲来无聊,拿起毛笔,想找纸张出来练习画符。

    母亲传给她的有些符,她还需要练一练。

    桌子下面的柜子里,整整齐齐放着纸张。

    她顺手拿出一叠来,却发现,上面一张有个画了一半的人像。

    瞧着……分明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一笔一画,勾勒得极为传神。

    白小鱼的嘴角咧得收不住,吃吃地笑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萧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桌子上的画,他脸色一变,大袖一挥,就将纸张卷进了自己手里,有些僵硬地问:“你在干嘛!”

    “我想画符玩。”白小鱼说。

    “画符不是得用符纸吗?普通的纸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练习练习嘛!不用那么较真。”白小鱼说:“刚刚那个,是不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萧沉却不答,反问:“你刚刚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了白云山庄,把明月蛟接来了。”她拍拍自己的生灵袋:“别转移话题,刚刚那张画,是不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事瞎画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瞧着画得挺好嘛!”白小鱼起身给他让座:“不如把它画完,送给我可好?”

    萧沉看了看手里的画,也没拒绝,果然过去坐了,提起笔来继续画。

    一笔一划都极为精准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用看我的吗?”白小鱼问:“我就在你面前诶!”

    他回答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白小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剑眉整齐而漂亮,眼神专注,嘴唇竟是微微翘着,脸型完美得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画笔都难以临摹出其神韵风姿的男子,心里竟然装着她。

    他曾为了想娶她,一心想做太子。

    又为了她,反出龙渊,变成了如今的妖皇。

    他曾用性命护着她,又以逆鳞拯救了她……

    白小鱼突然伸手,碰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萧沉抬起头来,不解地看向她,却被她突袭,隔着桌子,一下子亲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唇比她以为的软,起初有些凉意,却迅速变得滚烫起来,几乎能将人灼化。

    但是半天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白小鱼离开他,看向他,发现他耳根通红,整个人都是个呆滞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年过去了,本以为你变了,其实还是没变。”白小鱼摇头:“动不动脸红!你瞧你——”